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非凡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 马戏城首演

《死亡马戏团观察日记》

第一篇:

时间:2018年6月17日, 死亡马戏城开业第二天。

天气:晴。

试炼者生还人数:五人。

本日主要事件:

时间10:00, 五位试炼者获知马戏城占卜师真实姓名及真实相貌, 并且合理怀疑马戏城占卜师拥有更深一层未知身份尚待挖掘。计划改变, 占卜师将盛装参加今晚八点的马戏城首演。

时间11:00, 五位试炼者在休息中心进行用餐, 菜谱为健康番茄粥以及健康番茄饮品, 人性化的健康饮食得到了试炼者们的一致好评。具体评价如下——

林泽学:“我的身体已经习惯了番茄的滋味,并且可能失去了品尝其它食物的能力。”

张艾:“就算我已经忘记了其它食物的味道,我也会把番茄的味道记一辈子。”

欧逸:“下次我们要不要混点人血进去调味一下?说不定味道会变得更好一些。”

王鹏:“刚才晕倒的时候, 我梦见无头骑士长了一个番茄脑袋,并且冲上去将他打爆了。”

程笑:“还不错。”

环球飞车导师无头也对番茄餐表达了很高的评价,具体评价如下——

无头:“这是我第一次听见胆小的学徒愿意在梦中尝试武力行为, 我认为这就是番茄套餐的神奇之处。”

时间12:00, 准时进行惩罚性人体切割术实验,接受实验数为四人。

中途出现变故, 顺位排名第一获胜者欧逸自愿进行人体切割实验, 故以上五位试炼者全员参加实验, 进入魔术师排练房。秉持人道主义精神, 五位试炼者拥有一次自由选择的机会。

本次实验结果如下——

欧逸:鹰的双翼。

林泽学:黑猩猩的双臂。

张艾:巨蟒的下半身。

王鹏:猪的鼻子。

程笑:鸵鸟的下肢。

以上暂时未见排斥反应。

时间13:00, 人体切割术实验对试炼者的第一次单独训练造成些许影响, 在此简述各个试炼者训练情况。

欧逸:在最短时间内掌握翅膀的使用方法,并且在悬空飞人项目中表现出了比老师更加娴熟的才能。飞人希望欧逸可以永久保留翅膀,辞提议遭到本人拒绝。

林泽学:在已经历人体切割术的基础上进行进一步实验, 成功与兽房黑猩猩进行了头颅交换试验。实验结束后, 该试炼者一度陷入对人生的迷茫。

张艾:全新的半人半蛇造型获得逃脱大师绝赞的好评,并且在水乡逃生训练中表现出绝佳的视觉效果。划重点,张艾的实验出现变异,双眼开始向竖瞳进行变化,并且在水下实验中表现出蛇类特征。

王鹏:人体切割并未对王鹏的训练产生影响,但该试炼者无任何驾车经验,入门困难,尚无法进行特技训练。

程笑:人体切割并未对程笑的训练产生影响,并且第一次体验导师小丑的神级化妆术。其他小丑用浓妆来掩盖原本的表情,而死亡马戏城的小丑则是将脸上原本的五官全部擦除,重新进行绘制!

时间17:00,五位试炼者在休息中心进行用餐,菜谱为健康番茄粥以及健康番茄饮品。试炼者神情疲惫,将所有番茄套餐一扫而空并且强烈要求再来一份,得到马戏城专属厨师“逃脱大师”的赞赏。

时间17:30,休息时间内,五位试炼者皆前往占卜屋,拜访马戏城占卜师。占卜师盛装出场,每位试炼者获得一次提问机会,具体问题记录如下——

欧逸:“苏先生,我觉得自己在马戏城里已经找不到更刺激的事情了,怎么样才能突破这种越来越无聊的现状?”

林泽学:“苏先生,当我的身体五分之一是动物的时候,我仍然觉得自己是一个人。但是让我的身体只有脑袋是人类的时候,我究竟是人类还是动物?”

张艾:“苏先生,我觉得死亡是一件好事,但每当我从水箱里逃脱的时候,那种死里逃生的愉悦感究竟是怎么回事?”

程笑:“苏先生,你家的狗什么品种?”

王鹏:“苏……苏先生,你会开摩托车吗?”

经过占卜师先生一段时间的心理疏导后,五位试炼者的情绪得以改善。其中,试炼者欧逸决定在无聊的世界里自己创造刺激的东西,开始致力于深入研究飞人所创造出来的假肢技术。

试炼者林泽学开始深入研究哲学问题,痴迷于思考身体和灵魂哪个更重要,希望可以借助魔术师的帮助,继续研究肉体与灵魂的结合。

试炼者张艾觉得心理辅导能够提供的帮助不大,希望通过更多次的逃脱实验,想清楚那种愉悦感来自何处。

试炼者程笑,了解到占卜师所照顾的小动物是一只幼年雪狼,心满足意地离开。

试炼者王鹏,在占卜师的鼓励下,相信寒窗苦读十多年的自己,在驾驶摩托车方面应该优于没有脑袋的无头骑士,并决心好好学习摩托车。

死亡马戏城开业第二天,工作总结——

往届试炼者在开业第二天淘汰的比例为百分之一百,本届试炼者却全员存活。结合多次试炼报告进行分析,出现此结果的原因与各个试炼者本身性格,以及占卜师先生的决议有关。

具体性格分析——

欧逸:什么都不怕,追求刺激主义。

林泽学:求生欲强烈,不过有变异趋势,目前正在探索人体与灵魂的奥秘。

张艾:说到底就是不想死。

程笑:活一天是一天的典型。

王鹏:根据调查,这位高中生属于“既然大家都活着,我也必须活着”的从众性格。

根据以上推断可以得出结论,本次试炼中出现通关试炼者的几率很大,值得期待。

值班记录员:小丑。

××××

苏青行当着小丑的面,将那本只写了一页的《死亡马戏城观察日记》合上。在仔细回忆了一下观察日记中的内容之后,苏青行带着无奈的表情扶额,外套略显宽大的袖子在身侧划过弧度,足以掩饰苏青行头疼的表情。

“他们……”苏青行叹了口气,“果然只是把我当成了心理辅导师吧?”

“是的,占卜师先生。”

“就算知道了我的身份,好像也没有多少人吃惊吧?”

“是的,占卜师先生。”

“为什么呢?”苏青行有些无法理解。

“可能是因为占卜师先生第一次出场的时候,大家就已经感觉到了您的与众不同。”小丑这一次画上了一个咧嘴笑的妆容,“刚才我特地问了一下我的小学徒,那个孩子虽然很吃惊青行和苏先生是同一个人,但如此一来他就更加确定占卜师先生是一个好相处的人了。”

“好相处?”苏青行歪了歪头。

“是啊。”小丑笑嘻嘻地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就很有耐心地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吧?”

“算是。”苏青行摸了摸下巴,不太确定当时的自己是否称得上是有耐心。

“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你帮程笑捡了气球吧?”

“只是举手之劳。”

“第三次见面的时候,也就是今天早上,你给他们带了桃子吧?”小丑将桌上的《死亡马戏城观察日记》重新拿了回去,“至少这些事情,我们这些老师是不会做的。”

“……”苏青行顿了顿,还是有些不解,“既然这样,为什么他们刚才来占卜屋找我的时候,为什么不直接向我询问马戏城出口的事情,反而将我当成了心理辅导师呢?”

苏青行记得他昨天就已经告诉试炼者们,马戏城的占卜师知道马戏城真正出口所在的地方。

“那个我也问过程笑,那个孩子说不着急,就算问了说不定也得不到答案。”小丑后退了一部,恭恭敬敬地单膝跪在地上,“引路者大人,接下来程笑说的话可能有些失礼,还请您谅解。”

“他说了什么?”苏青行从座椅上起身。

“程笑说……”小丑顿了顿,“占卜师先生是因为太过寂寞无聊,才会隐藏身份来见我们吧?那么就先以朋友的方式,好好陪占卜师先生聊聊天。”

“另外,有机会的话,他还想吃新鲜的桃子,据说那是他新的人生目标。”

“我曾经说过,不能这么草率地决定人生目标,结果还不是什么都没有改变。”苏青行摇了摇头,然后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很快就要演出了吧?”

“是的,晚上八点,学徒们将第一次登场表演。”小丑依旧单膝跪在那里,低头回答苏青行的话,“也希望引路者大人能够出席首场表演,学徒们应该会很开心。”

“我一定会出席,小丑先生也需要先去准备一下吧?”苏青行从桌子后面走出来,左耳的长坠随着苏青行的步伐而摇晃,浅紫的唇色在烛光中显现神秘的色泽,“另外,能否麻烦小丑先生提前准备几只桃子,就当做是学徒们演出成功的礼物。”

“现在先起身。”

“遵命。”

小丑站直身子,看了一样苏青行身旁的软榻,那个白天一直都在睡觉的小雪狼,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正炯炯有神地盯着苏青行的方向。

“占卜师先生,我们的马戏场一向允许宠物入内,所以您的这只雪狼……”

“不用。”没等小丑先生说完,苏青行就摇了摇头,直接将西瓜那么大的水晶球抱在怀里,然后甩了甩袖子向占卜屋的门帘处走去,“让他哪儿凉快待在哪儿就好了。”

雪狼:“……”???

说完,苏青行已经打开占卜屋的门帘走了出去。

“是。”小丑也立刻跟了上去。

昨天晚上的时候,苏青行听到了那只小雪狼的动静,听见他拉动占卜屋的门帘,听见门帘外窸窸窣窣的说话声。门帘外的某个人似乎使用了一些小诡计,使得苏青行听不清他们在讲些什么。

但凭借这些诡异的举止,苏青行有理由瞬间解决这只来历不明的雪狼。

如果不是因为和思思相同的外貌而让苏青行下不去手的话,也许那只雪狼也不会有机会在占卜屋里继续睡上一天一夜。想到这里,苏青行更加觉得那只雪狼和他的思思完全不同。

那个雪狼,和思思完全不同!

深呼吸了一下之后,苏青行向马戏城里最大的那个帐篷——马戏场的方向走去。因为那个大帐篷非常显眼,所以就算苏青行的手上没有地图,也能够轻易找到前去那里的路线。

这是苏青行第一次以占卜师的身份离开占卜屋,紫色的长外套在风中扬起,各种水晶的坠饰在马戏城夜晚的灯光下闪烁光芒。虽然苏青行的黑色短发略显日常,但左耳略显沉重华贵的坠饰,却平添了好几分严肃庄重之感。

就这么在马戏城各种灯光的映照下迈动脚步,被苏青行捧在手中的水晶球似乎也多了几分庄严之感。

此刻已经是夜晚八点,马戏城里原本如同活死人一样游荡着的游客们全部消失不见!当然,那些游客们并不是真的消失不见,而是全部都集中在了马戏场的帐篷里!

马戏城开业后的首演即将开始,而那些在马戏城内游荡的“游客”们,就是演出的观众!

“真的……都来了啊!”马戏场的后台,第一次脱下高中制服换上演出服戴上头盔的王鹏从演出幕布后面悄悄探出头,颤颤巍巍地看向马戏场的观众席。

观众席上黑压压地坐满了“人”,但那些人的身上满是泥泞,即使身上全是伤,即使四肢残缺,最终还是端端正正地坐在观众席上,一双双视线直勾勾地看着马戏场。

“连一个正常的观众都没有啊,真是刺激不起来。”欧逸扑扇了一下他自己的翅膀,因为明天才能将身上这些动物的部分移除,所以今天晚上所有的试炼者都会以这种半人半兽的状态进行演出。

“不过,王鹏你应该松了口气吧?”欧逸不禁揶揄了一下紧张的王鹏,并且用翅膀尖顶了顶王鹏的摩托车头盔,“这样子的话,就算有人注意到你脑袋上的猪鼻子,也不会有人大惊小怪。”

“哼唧!”王鹏哼叫了一声,转头不再理会。

“那个人真的会来吗?”下半身是蛇状态的张艾一登场,就把王鹏吓得撒腿就跑,倒是欧逸盯着张艾下半身看得出神,一直到张艾动尾巴将欧逸甩到一边,才觉得周围的空气清新起来。

“会来的。”金发的逃脱大师依旧穿着紧身背心和热裤,小麦色的肌肤在灯光下显现出蜜色的光泽,“我不能说太多,但演出的成功与否以及占卜师先生对你们的评价是非常重要的,一秒钟都不能够松懈!”

“是!”

“对了,林泽学和程笑到哪里去了?”张艾想起自己好像有一段时间没看见这两位同伴了。

“程笑的工作是扮演小丑,所以早就已经开始进行工作。林泽学的话,好像还在后台研究自己现在究竟算是一只猩猩还是一个人类。”逃脱大师一边说一边耸了耸肩。

逃脱大师作为所有马戏老师中唯一的女性,除了要准备所有新人学徒的一日三餐之外,还需要在登场前好好整理学徒们身上的衣着。

生活不易。

“来了!”随着逃脱大师的一声信号,所有人都从幕布后面向外张望。

黑衣黑裤黑色的短发,外披的紫色外套,各种水晶所制成的坠饰,还有左耳处沉重的点缀……这是试炼者们第一次见到占卜师状态下的苏青行。

特别是当试炼者们注意到苏青行怀里正抱着一个西瓜那么大的水晶球时,不得不佩服这位占卜师的敬业性。

“没有想到,这个孩子真的是占卜师。”在欧逸看来,苏青行大概和他中学的学弟差不多大,所以才用了“孩子”的称呼。

不过欧逸刚说完,耳边就传来了逃脱大师的声音:“有些事情是外表所看不出来的,就好像占卜师先生的年龄,可不能以外表为准哦。”

在试炼者们的目光中,苏青行一步步走到观众席的最前排,那里有一排七个座位,像是评委席一样和后方的观众席区分开。

苏青行就坐在最左侧的位置,将水晶球直接放置于桌面,而他身边的其他六个座位全部都空着。

没有观众因为苏青行的到来而骚动,毕竟那些观众会进入马戏城也只是程序设定的一部分而已。昨天因为下雨而推迟了首演,这也使得游客们在外整整游荡了一天多的时间。

“要开始了!”逃脱大师压低声音,“大家准备进场,第一次首演老师们会全程参加,等以后就没有这种好事了。”

“如果演砸了会怎么样?”张艾其实有些不理解逃脱大师为什么会这么担心。

“看到观众席了吗?”逃脱大师瞥了一眼那个方向,“如果观众们对表演不够满意的话,你们所看见的就不会是这么一批乖乖巧巧坐着的观众了。”

虽然逃脱大师没有说的很清楚,但当试炼者们再次看向观众席的时候,就觉得那些全身脏兮兮而且缺胳膊断腿的观众们开始显得更加毛骨悚然了。

所有试炼者开始离开幕布后方,接下来将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马戏首演。对于试炼者来说,命运和人生的转折就是如此神奇,他们不久之前还只是普通的职员和学生,一眨眼的功夫却要在马戏城里表演马戏节目?

“女士们,先生们!”临时担任简单报幕员的小丑出现在马戏场的正中间,“还有尊敬的占卜师先生,欢迎来到死亡马戏城师生首演,话不多说,大家一起跟随小丑先生,欢迎……”

小丑的话还没说完,巨大的摩托车声从现场的音响中传来,苏青行下意识的看向舞台入口,猜到第一个登场的应该是环球飞人节目。

但让苏青行有些好奇的是,王鹏显然并没有在几个小时之内学会骑摩托车,那么接下来的表演又该如何进行呢?

随着摩托车的音响越来越近,苏青行看到马戏城的幕布拉开,穿着黑色车服和黑色摩托车头盔的王鹏推着车从幕布后面走了出来。

就穿着而言,苏青行感觉到了王鹏的逐渐进步。

但问题是,王鹏手里推着的……是一辆自行车!不是公路车也不是山地车,是一辆带着响铃和车筐,全身粉红色的淑女车!

到达舞台之后,推着自行车的王鹏脚步踉跄全身上下透露着“紧张”两个字。当他第一次试图坐上淑女车的时候,甚至因为身体四肢太过僵硬而失败。

在尝试了两次之后,王鹏终于摇摇晃晃地坐上淑女车,压低后背,用力一踩,在完全违和的摩托车音效中向场地正中央的小丑“飞”驰而去!

“啊啊啊啊啊!”今天的小丑依然是演技担当,当自行车晃晃悠悠冲过来的时候,小丑表现得就好像是被一头大白鲨追杀一样,拼命往幕布的方向冲。

“啊啊啊啊,小丑先生要被吃掉了!”一边跑还一边大喊大叫。

所以苏青行看到的画面是这样的,衣服和头发全部都五颜六色的小丑以一种夸张的慢动作向前冲,而后方的摩托车手则摇摇晃晃的骑着一辆淑女车跟在小丑身后,画面完全没有环球飞车的刺激感,反而像是小丑的滑稽开场秀。

全场寂静,没有任何反应。

就在苏青行觉得今天全部演出都会变成滑稽戏的时候,一辆全黑色的摩托车从旁边飞驰而来,几乎瞬间就超越了在那里林间散步的王鹏和小丑,以一种闪电般的速度冲向杂技场内摆放好的滑坡。

当摩托车利用坡度直接飞起至半空中的那一刹那,苏青行听见自己的身后传来雷鸣似的掌声。在进入杂技场之后,这些原本没有自我意识的观众们似乎提高了一些智商,至少知道应该在表演精彩之处鼓掌。

这一次驾驶摩托车进场的,自然是王鹏的导师无头骑士。当无头驾驶着摩托车从半空中安全着陆,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直接冲入了环球飞车的表演场所——和巨大的球形铁笼!

从初步的热身,到一点点进入状态,无头所需要的时间比起普通的马戏表演要短很多。

表演正式开始的时候,苏青行几乎只能看见那辆黑色摩托的残影,车轮上改造出的霓虹灯彩,以及车身与铁笼摩擦时所产生的火花,如同是球形的烟火表演,视觉和听觉同时迸发火花。

马戏场内的灯光也适时关闭,只留下环球飞车的区域留有灯光,使得所有人都可以清楚地看见无头在铁笼中所表演的各种特技,就连骑着淑女车站在铁笼外侧的王鹏,也似乎被表演吸引住了一样,目不转睛,一动不动。

球内表演结束之后,无头的摩托车再次以完美的角度划出,通过后方的滑坡一冲飞天,从王鹏的头顶正上方飞越而过!

当摩托车飞到最高处的时候,无头如同之前的每一次表演一样脱帽致敬,空空荡荡的脖颈处鲜血流下,并且因为表演和激动而四处迸发,甚至瞬间冲入观众席!

苏青行身后的观众席全部都遭了殃,不过他的身上倒是滴血未沾,依旧静静地看着无头从场上退下,消失在幕布之后。

“需要气球吗?”

就在苏青行欣赏小丑的幕间表演时,一个没什么感情的声音突然从苏青行的身侧传来。

一转头,苏青行就看见穿着黄色巨型鸡仔玩偶装的程笑站在那里,苦着一张脸,看起来一点都不高兴。

鸡仔玩偶装的下方,露出了鸵鸟的下肢,看起来都是没有任何违和感。

“谢谢,工作辛苦了。”苏青行笑着从程笑手中接过气球,“原本以为会在这里看见你身穿小丑装的样子。”

“因为那个糟糕的小丑生气了。”穿着鸡仔玩偶装的程笑晃了晃身子,苦着脸说,“上次他为了吓我一跳,把自己脸上的浓妆全部擦掉。”

“然后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吗?”苏青行有些好奇的看向场内正在表演无聊滑稽戏的小丑,“一定很精彩吧?”

“是啊。”程笑也看向场内的小丑,“他真正的脸上什么都没有,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没有嘴巴,也没有任何毛发,跟拨了壳的鸡蛋没什么两样。”

“他就是一个怪物,如同传说中画皮的角色一样,需要在脸上绘制妆容,才能像现在这样出现五官。”程笑说到这里,皱了皱眉,“其实很羡慕他的,如果脸上没有五官的话,就不用费心费力地作出表情,别人也不会因为你整天苦着一张脸,而天天说这说那。”

“所以你做了什么让小丑生气的事情?”

“我……”程笑顿了顿,“我趁他睡着的时候给他卸了妆,然后换了一张是日式漫画的脸,就是那种一双眼睛占据半张脸,鼻子小到看不见,樱桃小嘴睁不开的那种脸……”

“所以现在,他让我将所有的气球送完之后再休息。”程笑说着,直接在苏青行旁边的座椅上坐下,“这里应该没有人吧?”

肥肥大大的玩偶装很难在椅子上好好坐下,所以现在也只是沾了屁股一角而已。

“确实没有,但如果不去发气球的话,小丑先生会更生气吧?”苏青行指了指身后的观众席,“说不定后面的小孩子们,也会很期待收到气球的那一刻。”

“我刚才试过了,就算将气球递过去,那边也是什么反应都没有。”程笑手中的气球大概有十几个,另一只手上还拿着许多没有吹起来的气球,“反正肯定完不成了,晚上随便找个空地睡一觉就好了,感觉应该和休息处的通铺差不多。”

失去所有的家人,程笑就像是游荡在这人世间的一个黑影,无牵无挂,没有任何顾虑,生是如此,死也只是一闭眼的功夫。

正是因为如此,程笑最初的状态消极的如同一个已死者。

“那就坐在这里看表演吧,第二场表演开始了。”苏青行转身看向马戏城的方向,一直都存在最后方的幕布突然拉起,一个巨大的水箱呈现在所有人的眼中。

蓝色的LED灯将巨大的水箱映照成蔚蓝的颜色,在那之后,一条巨型的蟒蛇开始在水箱中摇摆身形。

马戏城正上方的屏幕出现了蟒蛇的近影,也使得所有人发现那其实并不能完全算是蛇,而是一种半人半蛇的存在。

水箱的正中间摆放着一根圆柱,使得拥有了蛇下半身的张艾,可以利用自己的尾巴,缠绕圆柱,一点点向上爬。

“张艾好像很喜欢这种模式。”程笑在一旁解说,“就好像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一样,说下一次表演的时候想尝试一些更新鲜的模式。”

“但这样子的表演应该不算是水箱逃脱吧?”苏青行的手擦了擦水晶球,“毕竟表演者看起来很享受的样子。”

“是的,所以逃脱大师让张艾暂时担当表演的背景板,据说这也算是一种很不错的演出特色。”

程笑刚说完,苏青行果然看见了一身正装燕尾服的魔术师,推着两个竖着的巨大箱子从旁边走了出来。

那两个箱子就像是家里的冰箱一样被分割成上下三部分,上面一个部分很小,中间的部分和下面一个部分则相对更大一些,还各自安装了一个可以打开的把手。

“接下来,让我们欢迎马戏城最伟大的魔术师登场,他今天晚上将给我们带来的精彩表演是……人体切割术!”

随着小丑的报幕,魔术师向观众席行礼,并且走过去打开了两个箱子上方的小门。

从箱子上方部分露出来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脑袋,一个属于人类试炼者林泽学,另一个则属于黑猩猩。

魔术师没有停顿,下一秒就直接打开了箱子的第三部分。林泽学那个箱子的下方出现了长满黑毛的黑猩猩的腿,而黑猩猩的那个箱子下方则出现了人类的下肢!

场上立刻出现了鼓掌的声音,就连苏青行也忍不住拍了拍手。无论本身多么强大,从小丑到逃脱大师这五个人曾经都是鬼城的居民,也就是说生前曾经是人类。

可是小丑却掌握了某种奇怪的化妆术,飞人创造的假肢,魔术师研究了人体切割术,三者的领悟能力实在让人称奇。

“如大家所见,鄙人已经成功将助手头颅与猩猩进行交换。接下来,由鄙人的助理来说一说自己如今的体验。”

林泽学的耳朵上带着一个麦克风,所以当魔术师的开场白说完之后,林泽学立刻就轻咳了几声试音。

“又要来了。”程笑夸张地叹了口气,“自从接受魔术师的训练之后,林泽学的精神状态就很奇怪,特别是今天晚上表演之前,我们已经受到了某种精神摧残。”

“能够理解。”苏青行今天坐在占卜屋里的时候,也接待了来访的林泽学,这个原本看起来非常普通的大叔试炼者,来到占卜屋之后所问的问题却特别哲学。

面对那些灵魂与肉体,人与自然,灵魂与宇宙的问题,苏青行自己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不过,林泽学当时似乎也没打算真的和苏青行讨论,只是自己沉浸在纠结和矛盾之中不可自拔,不断地坐在苏青行对面自问自答。

虽然苏青行全程都没有找到可以插嘴的机会,但林泽学自己似乎想到了某个突破口,大声向苏青行道了声谢之后,就转头离开了。

所以严格的来说,苏青行也和程笑他们一样,是经历了精神摧残的一份子。

而现在站在马戏城上的林泽学,也开始开口说话了——

“感谢魔术师先生给予我这次发言的机会。”

“……”

“曾经我觉得人生的最大意义就在于好好活下去,所以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让自己活下去,只要能够活下去,无论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但有一天,当我的右腿被换成了羊的小腿,突然开始思考……身体的某一部分是不是已经死去?”

“后来,我的下半身变成了黑猩猩,黑猩猩的下半身变成了我。于是我开始思考,自己究竟是一半活着,还是一半死了?”

“如果我死了,黑猩猩活着,那我的另一半是不是也活着?”

“如果我活着,黑猩猩死了,那是不是我的另一半也死了?”

“如今,当我的整个身体都变成了黑猩猩,等黑猩猩的脑袋变成了我,那么我究竟是我,还是黑猩猩?”

“……”

“……”

全场一片寂静,毕竟那些根据剧本来行动的“游客们”不可能理解林泽学提出的这些“哲学”问题。但一直在场上的小丑,却已经忍不住掐断林泽学的麦,使得苏青行他们终于从林泽学的絮絮叨叨中解脱出来。

“现在我们都称呼林泽学为‘哲学家’。”程笑苦笑了一声,“如果继续在这个马戏城呆下去的话,估计大家也都会疯了吧?”

“如果能看到精彩节目的话,也许我会告诉你们马戏城的出口在哪里。”苏青行不再掩饰自己的目的,嘴角勾起笑容也不在形式化,反而带着一丝愉悦,“马戏团的演员们就是这样,只有真正取悦观众,才能获得成功。”

“到时候,有桃子吃吗?”被番茄套餐折磨了两天的程笑,似乎真的将吃桃子变成了自己的人生目标。

“请放心。”

苏青行将目光放回到马戏场上,此刻魔术师已经做好了准备,将两个竖着的箱子彻底打开,使得他们可以看清楚林泽学和黑猩猩如今的样子。

“那么现在,我将会用魔术的方式,让他们瞬间变回原来的样子!”魔术师说完就打了一声响指,红色的绸布从天而降,将两个打开的箱子全部笼罩在内。

与此同时,半人半蛇的张艾在圆柱的帮助下突然跃出水面。帐篷的最顶端,有着老鹰翅膀的欧逸突然出现,直接从半空中飞过。

下一秒,全身用锁链捆绑着的逃脱大师,直接从上方的跳台一跃而下,整个人沉入水箱之中。而利用假肢延长手臂和双腿的飞人,也抓住半空中的绳索高高荡起……

死亡马戏城第一次演出如火如荼,虽然学徒们技术不精,但各具特色的表演以及导师们的帮助,也使得苏青行开始期待最终的演出。

与此同时,苏青行的右手就这么放在那枚西瓜大小的水晶球上,他弯曲食指轻轻叩了叩水晶球,嘴角泛起一丝神秘的笑容。

马戏城的五位试炼者可能不知道,马戏城的出口不一定是一扇门,也有可能是一枚总在他们面前晃来晃去的水晶球。

只不过……苏青行一边叩着水晶球,一边看了看身边的程笑以及场上的其他几位试炼者。

苏青行突然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他最近所遇到的试炼者身上其实都没有太多罪业,有的甚至不应该来冥界!

早在人界出差的时候,苏青行就发现了这一点。就比如高二四班三十三位学生和老师,就算那些学生真的做错了什么,那么老师谢梦又做错了什么呢?

苏青行能够很清楚地看见这里每个人的罪业和死亡原因,所以才更加困惑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使得这些近乎无辜的亡魂来到这个冥界的试炼之地?

而在空空荡荡的占卜屋里,换了个芯子的小雪狼委屈地趴在地上。

“嗷!!”小雪狼长嚎了一声之后,有些忧伤的看着占卜屋的出口处,不明白自己怎么这么快就失宠了呢?

喜欢我其实是一个大佬请大家收藏:(www.ffxss.com)我其实是一个大佬非凡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最新章节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全文阅读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txt下载 - 镜吉祥的全部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非凡小说

猜你喜欢: 主角光环算什么[快穿]爱财如命重生之叶小七[快穿]你为什么不爱我[快穿]寻找男主魔王级炮灰我其实是一个大佬[综]天生女配龙图案卷集无限求生[穿书]黑化圣骑士成为山神之后[穿书][快穿]拯救男配计划SCI谜案集(第四部)炮灰逆袭系统[快穿]最强逆袭大神[快穿]快穿之娇妻后娘[穿越]
完本推荐: 剑灵全文阅读重生之毒女世子妃全文阅读绝品透视全文阅读鼎定仙域全文阅读重生六零好时光全文阅读重生之锦绣嫡女全文阅读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全文阅读炮灰晋级计划书全文阅读贞观大闲人全文阅读超级兵王全文阅读不死神皇全文阅读重生过去当神厨全文阅读位面成神之虚空戒全文阅读死神列车全文阅读快穿系统:黑化男主坏坏坏全文阅读宝瞳全文阅读嫡女重生之一品世子妃全文阅读凤凰错:替嫁弃妃全文阅读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炼神领域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至高主宰电影世界逍遥行末日轮盘科技图书馆来自未来的神探乘龙佳婿至尊剑皇超神机械师重生似水青春最强踩脸金手指[快穿]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总有人想带坏我徒孙元尊凌天战尊寒门状元齐欢召唤梦魇异界铁血商途中二病教你做人[综漫]你真是个天才帝霸临高启明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掌欢不灭战神末日乐园帝妃临天超级战兵北宋大丈夫一剑斩破九重天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txt下载手机版 - 镜吉祥的全部小说 - 我其实是一个大佬 非凡小说移动版 - 非凡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