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非凡小说 >> 万界圆梦收割机 >> 第200章 第54-58章【风云】晋升!晋升!晋升!(五合一)

第200章 第54-58章【风云】晋升!晋升!晋升!(五合一)

故老相传。

远古年间,共工与颛顼争为天子,不胜,怒而触不周山,天柱折,地维绝。

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断鳌足以立四极。

女娲炼石补天之后,余下四颗奇石,名为“冰魄”、“白露”、“黑寒”和“神石”。

四颗奇石,各有神异。

“神石”乃是四石之中最为神奇、威力最大的一颗,被安放在雷峰塔中,镇压千秋大劫。

“白露”则是天地间至寒之物,它的寒气足可化气为冰,冰封三尺,被聂家获得,经过千锤百炼之后,铸成了天下第一宝刀——雪饮!

“黑寒”更为奇特,它的黑和寒,只会把世间所有的力量吸收并化为己用,被拜剑山庄获得,铸成了两柄还未出世的“绝世神剑”。

“冰魄”,晶莹剔透,眩目至极,它是四石中最美丽的一颗,石性清凉,可保持有者不受时间侵蚀,被侠王府得到后,保存其先祖的尸体永葆不腐,并享受后辈子孙日夜参拜。

陈恒之下了乐山,目标正是这四颗异石。

…………

“这就是冰魄吗?”

陈恒之下了乐山,径直飞到侠王府附近,心念一动,《隐身术》施出,大摇大摆的走进侠王陵,来到侠王先祖墓中,伸手一吸便将其嘴中的冰魄拿到手。

随手施放了一道禁制,将侠王的尸体禁锢了起来,只要不临近观察,定不使人发觉冰魄消失,亦可葆其尸身不腐。

一颗完全透明的水晶石出现在眼前,它晶莹剔透、眩目非常,散发着丝丝寒气。

“漂亮,太漂亮了!”

陈恒之把玩着手中的冰魄石,在他的神魂感应下,这颗异石蕴含有一股庞大的能量,其能量内敛、冰寒。

随后,手腕一抖,将冰魄收了起来,又大摇大摆的走出侠王墓。

侠王府中,吕义、吕廉等一众侠王,依旧各行其是,并不知道他们的祖传至宝已经被人取走。

“四大异石,到手其二,冰魄、白露!”

陈恒之心中暗衬:“还剩下黑寒、神石二石,黑寒在拜剑山庄,神石在杭州西湖,也罢,先去拜剑山庄看看!”

随后,身化流光,飞身离开。

拜剑山庄,地处西北。

整个拜剑山庄占地方圆千余亩,庄内错落有致的亭台廊坊,看似与普通的庄子倒是没什么差别,但在细节之处却又对于这“拜剑”二字做了充分的体现。

庄内墙壁上的图案,多是不同的“剑”字,简洁中却又充满了兵刃该有的霸道,而且,庄中的雕像也多是火麒麟及宝剑。

“什么人闯我拜剑山庄?”

陈恒之径直落入山庄内,立时有人大喝出声,他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是一名中年人,身后还跟着一名青年。

青年说道:“师父,和他废什么话,敢闯我拜剑山庄都该死。”

那中年人笑着说道:“傲天,咱们总得给人开口的机会,否则,不问就杀人,倒是显得我拜剑山庄太过霸道了。”

那青年连声应是:“是是是,师父说得有理。”

陈恒之闻言,仔细打量二人,那中年人眉目中尽是暴虐肆杀之意,那青年眼中带有桀骜不驯,显是眼高于顶之人。

又听得二人一唱一和,这才知道了两人的身份,中年人应该是剑魔无疑,而青年则是拜剑山庄的少庄主傲天。

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陈恒之心中为他们打上一个标签,他负手而立,淡然道:“你是拜剑山庄的傲天吧?我来你山庄内借一样东西,用完了就还给你。”

青年,也就是傲天闻言一愣,借东西?

借什么东西?

随后,他勃然大怒,喝骂道:“好小子,竟然跑我拜剑山庄来打秋风了?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师父,杀了他!”

剑魔冷哼一声,一道剑气弹出。

咻!

剑气划过空气,发出强大的呼啸之声。

陈恒之的周身出现一道淡黄色的气罩,正是《魔法盾》,剑气刺在气罩上,荡起一圈涟绮,却没有攻破。

“什么?”

剑魔一愣,自己的断脉剑气可是武林一绝,竟然连对方的护体罡气都攻不破,真是不可思议。

剑魔又连续弹出几道剑气。

可惜,毫无意义。

陈恒之笑道:“这就是断脉剑气吧?有些意思,的确是上乘剑术,可惜剑魔你修为不够,断脉剑气对我没有丝毫威胁。”

剑魔冷声问道:“好小子,你到底是谁?”

陈恒之拱拱手道:“我叫陈恒之,江湖中一个无名小卒而已,看情况,这拜剑山庄已经成了剑魔你的地盘了?”

剑魔一愣,脑海中回想了半天,陈恒之?没听说过。

确实,陈恒之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一直低调的呆在乐山调教,呸,是教导断浪,少有下山,是以,在江湖中他籍籍无名。

毕竟,不在江湖中走动。

剑魔的武功高,可是他把心思都放在了傲夫人的身上,要不是为了傲夫人,他都不会出来替拜剑山庄杀人。

剑魔杀了拜剑山庄的前庄主,也就是傲夫人的丈夫,但凡是来拜剑山庄的男人,只要看过傲夫人面容,他都要杀,剑魔对傲夫人的痴迷,已经到了一种病态的程度。

傲天冷笑一声,对剑魔道:“师父,无名小卒而已,杀了也就杀了便是,何况此人居心不良,竟妄想到我拜剑山庄打秋风,死不足惜。”

剑魔点点头,嗤笑道:“原来只是个无名小辈,能接下我三分力的断脉剑气,倒是有几分本事,再接我的剑法试试!”

剑魔抽出了傲天手中的佩剑,向陈恒之攻来,剑气虽强,可毕竟没有长剑锋利。

否则的话,剑客们就不会追求神剑,厮杀的时候,光拼剑气就够了。

剑魔认为,陈恒之能挡住自己的剑气,应该是有特殊的卸力技巧,却未必能挡住长剑。

陈恒之眉头微皱:“这么说来,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咯?”

剑魔大喝一声:“废话那么多,受死吧!”

大喝一声,脚下一跺,浑身剑意勃发,磅礴而锋利,人剑合一向陈恒之冲了过去。

只可惜,剑魔去得快,回得更快。

还没有碰到陈恒之的周身三寸,就被他随手一拍,急速冲来的剑魔倒飞了出去,飞出数丈远,“砰!”的摔倒在地上,口吐鲜血不止。

陈恒之像是随手拍飞一只苍蝇般,弹了弹指甲,漠然道:“傲天,此人杀你父,霸你母,占你傲家拜剑山庄,我已将他击伤,如果你要报此不共戴天之仇,眼下就是绝世良机。”

之前一脸笑意的傲天脸色一变,他看向地上的剑魔眼神充满冰冷,杀机四溢。

听到陈恒之的话,微微点头,捡起地上的长剑,举步走向剑魔,大吼一声:“恶贼,去死吧!”

手中长剑高举,猛的往下刺去,“噗!”利器入肉之声响起,他再往外一拔,鲜血四溅,剑魔张了张嘴,脑袋一歪,就此死去。

傲天顾不得满脸的鲜血,大喊道:“爹爹,孩儿为你报仇了!”

一道柔弱的女声传来:“天儿,杀得好!”

不远处,一名身穿华服,头戴珠宝的贵妇向着院子款款走来。

贵妇人正是傲天之母,傲夫人。

此女样貌堂堂,身姿皎若秋月,风韵十足,带着一袭面纱,款款而来。

一阵香风袭来,她走到傲天身边,温柔的用手帕擦去他脸上的血迹。

傲天激动地说道:“娘,孩儿杀了这恶贼,您以后不用再委屈自己了。”

“好!好!”

傲夫人也是激动不已:“我的孩儿长大了,为娘很高兴,娘吃些苦也值得了。”

“娘,杀死恶贼,幸得这位少侠相助!”

傲天激动了片刻,他挽着傲夫人的胳膊,来到陈恒之身前,恭声道:“还不知这位少侠高姓大名,傲天感激不尽。”

有理有据,神态恭谦,前后判若两人。

以前的傲天就像是个长不大的孩子,狂妄任性,他这是在剑魔前面藏拙。

陈恒之从天而降被傲天发现,他自然激将剑魔去挑衅于陈恒之,无论是谁死谁活,于他傲天而言,都没有任何损失。

不得不说,混江湖的人,没一个是简单的,无不是心机深沉之辈。

如那傻白甜,怕是活不过三集。

陈恒之双手抱胸,面无表情:“现在剑魔死了,拜剑山庄是由你傲天做主,是也不是?”

傲天微微一愣,点了点头,回道:“不错,剑魔恶贼已除,拜剑山庄自当归还我傲家。”

“很好!”

陈恒之言道:“陈某方才所说,你借?还是不借?”

傲天不敢置信的问道:“什么?你认真的?”

陈恒之冷笑道:“怎么,你以为我是和你开玩笑的?”

傲夫人嫣然一笑,抛了个媚眼:“陈少侠远道而来,天儿你作为庄主,怎么不邀请陈少侠进屋,以尽地主之谊,让外人知道了,还道我傲家不懂待客之道,没有教养。”

傲天眼珠子一转,哈哈一笑:“是了是了,是我糊涂了,来来来,陈少侠里面请!”

说着,上前两步便欲揽住陈恒之的肩膀。

不明真相的外人看了,还道两人是关系非同一般的朋友。

陈恒之冷笑一声:“不要和我来这套,我拿了东西就走,不稀罕你傲家别的东西。

要知道,我能随手拍死剑魔,也能随手捏死你傲天。

所以,这些小手段就不要用了。

痛快点,借还是不借?”

陈恒之行走诸天数十年,他哪里会不知道这母子俩打得是什么鬼主意,无外乎是拉关系、套近乎,以此来打消陈恒之的主意。

若是还不行,再伺机下毒。

傲天母子对视一眼,终于发现,陈恒之这小子不是那种初出茅庐的菜鸟,一眼就识破了他们的打算。

想及于此,脸上那虚伪的笑容也不见了。

傲天脸色一沉,问道:“陈少侠想要借什么东西?我拜剑山庄只要有的东西,少侠尽管拿去便是。”

其实他还有后半句没说,你拿了东西就走,我不要你归还,你也不要把我傲家的丑事抖露出去。

“如此最好!”

陈恒之点点头,越过二人,便向山庄后面走去,他脚步看似不快,其实每一步都能跨越数丈的距离,犹如缩地成寸。

很快,陈恒之就消失不见了。

傲天脸色阴沉,说道:“娘,这小子肯定是来抢夺绝世好剑的,我们现在怎么办?”

傲夫人秀眉蹙起,随后,气定神闲地说道:“绝世好剑可不是谁都能拿的,让这小子吃吃苦头,他才会知难而退。”

……………………

陈恒之来到了拜剑山庄的后山,这里有数万柄长剑插在地上,有些长剑全身都已经布满铁锈,腐朽不堪,显然,存在的时间不短了。

西面角落,是一片庞大的建筑。

不得不说,干一行、爱一行、精一行,拜剑山庄显然做到了这点。

打造绝世好剑的地方,是一个天然的地下岩浆支流边缘,以炽烈的地火,锻造绝世好剑上百年之久,就是一堆破铜烂铁,也会锻造成一等一的精钢,更何况还放入了四大奇石之一的黑寒。

一柄足有数十丈高,宽度达到了五丈以上的巨剑,就这么插在岩浆流正中央,散发着一股股死寂之气。

陈恒之负手而立,看着这柄巨剑,与此同时,他感应到了熔洞那滚烫的地下,一股绝世凶气正蠢蠢欲动。

他闭上双眼,放开心神,用灵识去感应黑寒的力量。

“找到了!”

半晌之后,一处地方引起了陈恒之的注意,那处地方与其它别处都不相同,它没有散发出任何气息,仿若虚无。

若非陈恒之以灵识感应时发觉了不对,还不曾发现,自己的灵识竟也被其吸收了少许。

他径直走向熔岩中,在周围被他禁锢的众人惊呼声中,那熔金化铁的火焰却对他没有造成丝毫伤害,火焰仿佛不存在般。

“锵!”

陈恒之将眼前的长剑拔了出来,举目望去,色黑、奇丑、无锋,看上去就像是新手铸剑师的失败品。

然而,陈恒之却知道,因为绝世好剑还未铸成便被他强行打断,半成品的卖相自然不会有多好看。

好在他需要的不是所谓的绝世好剑,而是奇石黑寒,至于卖相,重要吗?

取了黑寒之后,陈恒之没有丝毫停留,径直飞身而起,化作流光,消失不见。

杭州西湖,在神州历史上,是一个很有名的地方,不仅是因为它的美,更有当年凄凄惨惨的白蛇故事,为它增添了无数的神秘色彩。

当然,陈恒之来西湖不是观光旅游,也不是来踏青采风的,他的目的地,雷峰塔。

他举步一迈,轻飘飘落到了雷峰塔顶之上,上面写着四行苍劲有力的字:“西湖水干,江湖不起,雷峰塔倒,白蛇出世!”

摇摇头,陈恒之大袖一挥,只听得“咔咔咔”的声音传出,整座雷峰塔俨如一座大型机关一般,缓缓打开。

与此同时,塔内每一层的地面,都如同两扇活门般向下翻倒,一个直通到地面以下的黑色通道瞬间行成!

陈恒之举步走了进去。

“叮叮叮!”

机括陷阱中,无数箭矢射出,撞在他的护体真气上,被反撞之力击得粉碎,滑落在地。

一路上,无论多么恐怖的陷阱,都始终阻不了陈恒之分毫,它们还没有近身,便被护体真气化作了虚无。

哪怕是陷阱的布置者,也想象不到会有这么一位绝世强者,对神石生出觊觎之心。

他所布置的,这些足可以杀死世间绝大部分强者的机关,在陈恒之面前有如纸糊一般,不堪一击。

对于陈恒之来说,单颗异石,他并不放在眼中,不过,若是同时集齐四颗,再将它们归一,应该会有意料不到的结果!

穿过无数的机关陷阱,陈恒之终于到了一处空间内,他心念一动,便有无数的火球凭空出现,悬浮在半空中,照亮了四周的景象。

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幅奇景。

一个盛满火热岩浆的天然火池出现在眼前,热气蒸腾,火舌乱舞,有如地狱之火。

火池之上,是一道长有五丈、粗约半丈的水流,由上而下流出,最后却硬生生在火池上方的位置停了下来。

而在水火相交之处,有着一团灿烂夺目的豪光悬浮,散发出无穷的力量。

这团万丈豪光,就是神石。

神石在侧,陈恒之却没有冒然取走。

火池上方的水流,乃是西湖湖底出现缺口泄漏而来,湖水不断从缺口流入地下,经过地下一条狭长坑道后,再直抵此地的另一缺口。

湖水由大湖往入小道,水力已不是重逾万斤那么简单,即使是以万斤巨石堵塞,也很快便会被水力冲破。

当时创建雷峰塔的高人许是察觉到了这一点,不得已之下,只好将神石置于此处,抵挡住西湖水泄漏。

如果冒然取走神石……

那后果不堪设想!

没有了神石的抵挡,水柱便会直向下面的岩池冲击而下。

当然,一时半刻之间,或许西湖水的遗漏不大,没什么大事。

但是,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何况是在如此大的压力下,又有半丈大的缺口,任由水流泄漏,陈恒之敢断定,不出半个月,这个岩浆池下面较深一层的岩浆,必定会在遭受大量湖水之后,逐渐冷却下来。

冷缩热胀是自然法则。

本来灸热无比的地底,在遭遇大量湖水后,骤然冷却下来。

地底的岩石便会收缩,在急剧收缩之下,地壳表面必会因而发生变动。

到时,大半个神州大陆必然会发生一场牵连范围极广的强大地震!

处在这样的乱世中,发生重大地震所带来的灾难必然会引起无数的百姓伤亡,这个伤亡数量,以万为单位。

作为拿走神石的罪魁祸首,陈恒之必然要承受无数百姓无辜身死所带来的庞大业力。

对于立志要长生不死、永恒不朽的陈恒之来说,这无边业力或许就会成为修行路上的拦路虎,甚至是直接将他打入深渊,永世不得超生。

“不过,也不是不能解决!”

陈恒之自语道,一瞬间的功夫,他就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他微微一笑,伸手一吸,将神石吸到了手中。

就在神石离开的这一瞬间,上面的那道水龙再无阻碍,“砰”的一声巨响,如一条巍峨巨龙般,向下方的池岩浆冲去。

一指点出,以大法力将水龙凝固,随后,陈恒之不再停留,瞬间就穿过重重阻碍,来到了地面上。

那凝固的水龙只是缓兵之计,不能长久,所以,拖延不得。

一步迈出,来到高空之上。

陈恒之从眉心中取出永恒小世界,将其变大,悬浮在身侧,心念一动,小世界的入口打开,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

无边的西湖之水,在吸力的牵引下,逐渐缓缓升起,到了高空之中,形成一道道碧色波涛,被吸进小世界中。

无论是湖水,还是水中鱼虾,都一拥而入,转眼间,便进入了小世界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吸力愈来愈大,如龙吸水般,形成一道遮天蔽日的水卷龙,引得无数人观看。

“快看,西湖水在往天上倒灌!”

“什么?这不可……卧槽……”

“你们快看高空中!”

“那是什么?仙人和天宫?”

龙吸水的情景庞大到无法想象,西湖方圆百里之内的人都可以见到此景象。

周边的百姓奔走相告,越来越多的人仰头望天,看着天上的仙人和天宫,激动的大喊大叫,兴奋不已。

随着时间流逝,西湖的水位也在一点点下降。

一炷香之后,庞大无比的西湖消失不见了,原地只留下一个巨大的坑。

与此同时,陈恒之身边永恒小世界中,多处了一个不显眼的湖泊,仅此而已。

“哈哈,这不就解决了?很简单的嘛!”

陈恒之感慨一声,收起永恒小世界,身化流光,消失在原地。

地面上,只留下无数仰头张望的人。

……

乐山,山腰陈恒之的小院。

陈恒之显出身影,望着不远处的大佛,只感觉无比的亲切。

释放出小世界,自己钻了进去,让它随意落在地上,变成一粒尘埃般大小。

看着手中大放光芒的神石,陈恒之很是满意。

神石身为四大奇石之首,不仅可以千变万化,变化成不同的武器,还可以使人发挥出二十倍的力量!

他心念一动,但见光芒一闪,神石赫然变成一张发光的大弓。

大弓在手,陈恒之提弓张弦,用了三分的法力,将拉满了的弓弦一放!

立时“铮”然有声,猛地掀动了周边的元气流,化气成一根无形的金黄色光箭,直向地面上的一座百丈高的大山射去!

“轰隆!”

猛得一声巨响,大山当场中箭,顷刻爆为片碎,砂石铺天盖地飞扬!

“卧槽…这就是神石的威力吗?”

看着眼前的情景,陈恒之目瞪口呆。

随后,他又将神石变成刀枪剑戟鞭等十八般兵器,一一试验了其威力。

把玩了一阵之后,陈恒之看着神石,赞叹不已,心中暗道:“神石的威力变化无穷,在风云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武器可以和它相比。

它包含了剑的灵逸、刀的刚烈、枪的无情、戟的狠辣。

它将所有武器的杀敌专长集于一身!

是一件不属于人间的武器!

大概传说中的仙器也不过如此吧?”

随后,他将四颗奇石都放了出来。

神石、冰魄、绝世好剑、雪饮狂刀。

陈恒之要好好研究研究,如何将这四颗奇石化为己用。

而且,还有一个小弟子断浪等待着他的教导。

...........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一晃眼,八年过去了。

这八年,江湖上风起云涌。

北地大派天下会以蓬勃之势崛起,几乎占据了整个北方地区。

与南方的无双城形成南北对峙之势。

其余中小势力皆在其虎威下,艰难求存。

北地大族聂家族长,北饮狂聂人王,与南麟剑首断帅齐名,乃是江湖中的绝世高手。

聂家的存在,严重阻碍了天下会的崛起,天下会帮主雄霸使计,勾引了聂人王的妻子颜盈,迫使聂人王与其决斗于乐山大佛。

聂人王不敌,被打落岷江,消失不见。

其子聂风被雄霸带回天下会。

时年,聂风九岁。

雄霸走后,被他二人决斗的声势吸引而来的断帅走出凌云窟,救下了聂人王。

随后,二人归隐凌云窟,守护九州龙脉。

聂家的雪饮狂刀掉入岷江,下落不明。

…………

陈恒之家院子前,他负手而立,看着眼前英姿飒爽的少年。

少年召唤出一头神兽后,熟练的释放出一个个技能,不时传出轰鸣炸裂声。

方圆数十丈内,寸草不生,经过这些年来的日日蹂躏,院前的土地早已被烧成坚固的岩石。

少年在将所学的技能都展示了一遍之后,一个翻身,落在陈恒之身前,抱拳行了一礼,道了一声:“师尊!”

他就是断浪。

八年过去了,曾经的小男孩已经成长为眉清目秀、风流倜傥的少年。

而陈恒之还是那个样子,岁月在他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两个人站在一起,外人只会认为是同龄人,而不是师徒俩。

陈恒之点点头,拍拍他的肩膀,赞许道:“不错,浪儿现在快有为师这么高了,已经是个大人了,武功道法也纯熟,可以出师了。”

断浪臭屁的弹了弹衣袖,高昂着头,说道:“那是,也不看看我师傅是谁?嘿嘿。”

陈恒之敲了他一个爆栗:“少臭屁,不要自满,你这点三脚猫功夫,还差得远呢。”

断浪耷拉着脸,委屈巴巴的说道:“师尊,徒儿已经是宗师级高手了好不好,给点面子,不要再敲我头了,会敲笨的。”

陈恒之打了个哈哈:“这个嘛…敲习惯了,下次不敲你好了。”

话锋一转,他脸色严肃道:“你不要骄傲自满,这个世界的水啊,深着呢。”

断浪见此,收起了嬉皮笑脸,重重的点头应道:“师尊,徒儿懂的,您以前说过的话,徒儿都记在心里,徒儿不会惹是生非的。”

陈恒之沉吟道:“达到宗师之境后,一味的苦修已经没什么用了,闭门造车是出不了绝顶高手的,你下山吧。”

断浪张大了眼睛,惊叫道:“师尊,您终于舍得让徒儿下山了?”

陈恒之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以前那点水平,为师怕你刚下山就被人如捏小虫子般捏死了。好在你小子努力,前几天终于达到了宗师境,出门在外也有点自保之力。”

断浪挠了挠头,嘿嘿一笑。

陈恒之看向远方的大佛,悠悠地说道:“为师交给你一个任务,你下山之后,一定要完成。”

断浪拍着胸膛,大声回道:“师尊尽管吩咐,弟子保证漂漂亮亮的完成任务。”

陈恒之斜蔑了他一眼,笑道:“这么有信心?那好,你去替为师把这天下都打下来,改姓陈。”

断浪:“……”一脸的生无可恋。

他哭丧着脸,低声哀求道:“师尊,弟子便是十条命也做不到!能不能换个别的任务啊?”

陈恒之板着脸,肃然道:“你不是神气十足,牛批哄哄,说尽管吩咐吗?”

断浪低下头:“师尊,弟子知道错了,不该胡说八道。”

陈恒之叹息一声道:“浪儿,你已经长大了,该稳重一点了!为师照顾不了你一辈子,雏鹰终究要学会自己飞翔于蓝天白云之上。”

断浪眼睛一红,乖乖的点头回道:“徒儿知道了。”

“去吧!”陈恒之摆摆手。

转身返回院里,身形萧瑟。

断浪停在原地,低头沉思。

忽而,他呼了一声:“师尊!”

陈恒之脚步一顿,问道:“怎么,还有事?”

“徒儿出山,您就没有什么绝世宝贝传给徒儿防身之用?”断浪高声问道。

“没有,快滚!”陈恒之大喝一声。

…………

翌日,清晨。

断浪背着一个包裹,远远的对着陈恒之家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转身便下山去了。

陈恒之负手站在院子中,遥看着断浪告辞离开,想起昨日被他拿去的那包袱东西,隐隐又觉得心中一痛。

好在。

终于将这小子打发下了山,家里也可以清静一下。

想来,有着自己给他的那些宝物,只要断浪小子低调一些,稳住、不浪,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目送断浪下了山,陈恒之转身返回屋内。

至于断帅,自从在凌云窟中见到了龙脉之后,他仿佛突然之间明白了自己的毕生使命般,长驻凌云窟,守护中原龙脉。

一身劲装的断浪召唤出一头神兽,跨坐其上,充当坐骑。

神兽,《热血传奇》中道士职业35级的召唤兽,其名为神兽,形如天狗,可直立行走,头生双角,可肉搏,会喷火,行走如飞,其攻击力几可媲美先天真人境的修行者。

一路行来,已到了岷江之畔,码头旁聚集了十来个人,正焦急的等待着渡船。

眼见着断浪骑一头异常高大的异兽行了过来,路人纷纷避让,生怕躲闪不及被踩到。

他坐在神兽上,也不下来,顾盼生姿。

片刻后,远处的江面之上,一艘渡船缓缓驶来,等在渡口上的人见状,不由得为之流露出了几分欣喜之色。

欣喜之余,带着几分急色,口中不断地出声呼喊道:“船家,船家,快过来,这里有人要渡河!”

“好嘞!”

那船家是个老者,听得有人呼喊,当即回应一声,连忙撑船过来。

他虽然看上去已经年纪老迈,但撑起船来,仍是又快又稳,不多时,便就到了近前。

船上载有一大一小两个乘客,大的是个身穿黑衣服的中年男子,小的是个十来岁大小的少年,穿白衣,手中提着一柄连鞘长剑。

...........

断浪眼神一凝,他的目光直直的看着那两人,那白衣少年手中的长剑虽然未曾出鞘,但断浪知道,那必然是一柄神剑,一柄不在火麟之下的好剑,至于那名中年男子,更让他感觉到了一丝莫名的压迫感。

他心中不断回想着,曾经陈恒之告诉他的江湖高人,一一对应。

断浪心中暗自思索,忽而,恍然大悟:“这两人……莫非就是无名?那白衣少年就是他的弟子了?那柄剑,就是英雄剑吗?”

就在这时,那船上的中年人也注意到了他,不着痕迹的转眼看了过来,两个人,四道目光,隔着数丈距离,在半空之中炽烈交汇,无声息之间,便是已经做了一回不为人知的奇异交锋。

断浪心中大震,暗道:“好可怕的剑意!”

…………

永恒小世界。

一处活火山口,火麒麟正在岩浆池中玩耍,火花四溅,那恐怖的高温,映得半边天空都是通红一片。

一股刺鼻的硫磺味,飘荡在这片空间中。

以火山为中心,数十里方圆,寸草不生。

这里,是陈恒之为火麒麟特意安排的窝。

想要牛产奶,总得让它吃草。

同理,要让火麒麟乖乖的献血浇灌那血菩提藤,总得给它安一个舒适的窝才行。

高空,永恒宫,一间静室中。

陈恒之盘坐在蒲团上,五心向天,抱元守一,眼睛似闭似开,一呼一吸间,悠远绵长。

天地间,无穷能量钻进他的毛孔中。

陈恒之心存冥冥,存乎于想和不想之间,精纯的法力在经脉中奔腾不休,不断压缩。

不知过了多久。

“轰!”

陈恒之的精、气、神在这一瞬间,同时圆满,初步合一。

只见得突然间,他的身体爆裂开来,血肉粉碎,骨头尽碎。

过了一会儿,又慢慢地聚拢起来,复成人形,他的周身大放光明,炫彩夺目,片刻后又复作平凡。

他的身体从凡体蜕变成了灵体。

灵体的好处是与道相合,一言一行皆是道,动作间皆是神通。

他的体质不断被强化,头部、五脏六腑,心肝脾肺肾、胃大小肠膀胱三焦等,皆被强化到了所能达到的极限,成为灵体。

法力飞速的被压缩,固化成丹,最后成为一颗圆坨坨的金丹。

与此同时,在泥丸宫紫府中的那道黑影不断被凝实,生成灵识,灵识一扫,方圆十里,分毫必现。

外界。

瑞气万道,金光灿灿,甘霖天降。

“哈哈哈!劳资终于成功了!”

宫殿中,陈恒之睁开眼睛,大笑出声。

他一跃而起,整个人如流星般,在永恒界中不断的遨游飞翔。

他看到了火山中玩耍的火麒麟;

他看到了海外孤岛上的那头魔龙;

他看到了森林中无数的小动物。

“八年了,苦修八年之久,终于凝结金丹,可以自由飞翔了!”

陈恒之畅快的大笑着。

这模样哪里还有一丝高人的威严。

好在这永恒界中,除了魔龙和火麒麟两头稍有灵智的兽类,就是普通的野兽,无人见到他猖狂大笑的样子。

童心未泯的陈恒之在玩了许久之后,终于玩够了,径直飞回到了永恒宫。

只见,一头长发乌黑有光泽,脸上隐隐约约有宝光,五官协调到无一缺陷,挺拔的身体,任谁见了,也会称赞一声,好一个翩翩公子世无双。

……

取回四大奇石之后的这八年间,陈恒之哪里都没去,一直呆在乐山大佛脚下的村子里,除了教授断浪习武学道之外,自己也不时隔三差五就闭关修炼。

同时,温故而知新!

他重新整理了自身所学,从《笑傲江湖》世界开始习武,那个世界的大多数武道功法都被他一网打尽,打包带走。

又在那个世界中,集众人之力,创出《星辰武道》,初涉二阶超凡的世界。

最后,陈恒之在《笑傲》世界中成就二阶先天真人之境。

随后,第二个世界,《神雕侠侣》世界。

他又创出了不少如《四季剑法》、《踏雪无痕》等一流秘笈。

在《天龙八部》世界中,踏遍千山万水,体悟万物苍生,得悟大日至尊意境,晋入二阶先天宗师之境。

同时,本次世界任务完成后的抽奖幸运大爆发,得《小五行神通》。

从此以后,战力大增,同阶之中,几乎难有抗手,可谓是鱼跃龙门。

在《大唐双龙传》世界中,得以进入战神殿的机会,悟得大能者留下的《战神图录》。

将草创的《星辰武道》推翻重来,并且推演出了后续三阶的功法,自身实力也从大宗师巅峰,迈入三阶的法力通玄境。

最后,临离开之前,将战神殿一锅带走,任务报酬则是0.8方人道气运。

其后的《神话》和《多情剑客无情剑》世界,除了一颗几乎用不了的天星,任务奖励的传国玉玺、金丝甲之外,几乎算得上是颗粒无收、收获甚微。

而上一个世界,《热血传奇》世界,可谓是大丰收,三职业战法道的所有技能,七大秘技,五大秘术,一网打尽。

更别说还有从基础装备,一直到雷霆三职业套装。

在这十年中,陈恒之将自身所学从头到尾整理了一遍,推演出整个三阶的修行之法。

三阶长生境,一共有五步,从法力通玄开始,到金丹期、法相期、元神期、渡劫期为止。

所有的技能、武功、道法、魔法、秘技通通融合一体,化为最符合自身的道。

对,就是道。

没有什么武功道法之分,只有道。

所有的武功,万般拳脚掌腿、刀枪剑戟之法,通通化为武道,随手一拳、一脚,便是武道最高法,已近乎神通。

虚空画符,无需符纸、朱砂、符笔,以自身法力为墨,以天地为黄纸,符篆自成,威力大增百倍。

所有道法、魔法、秘技等等,也全部吃透了其原理,化为己道。

随手一指,就是一道雷法,或是一道火法、一道冰法、一道召唤法、一道毒法。

所有的道,他将之统称为永恒之道。

喜欢万界圆梦收割机请大家收藏:(www.ffxss.com)万界圆梦收割机非凡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万界圆梦收割机最新章节 - 万界圆梦收割机全文阅读 - 万界圆梦收割机txt下载 - 三色杯奶茶的全部小说 - 万界圆梦收割机 非凡小说

猜你喜欢: 终极吞噬进化进化的四十六亿重奏全球进化无限虐杀进化请把你的背后交给我无限强武星海图书馆腐烂国度之活下去超级位面系统我可以穿越万界逆诸天从聊斋开始穿梭时空的侠客末世神箭手主神大道无限动漫录混迹在电影世界最强穿越者黑骑未来天王科技图书馆捡到一个星球重生在穿越者故乡全方位幻想无限的使徒们科技巨头位面之大冒险
完本推荐: 重生之悍妻全文阅读重生末世之双宠全文阅读绝品少年高手全文阅读宝瞳全文阅读全方位幻想全文阅读电影世界大抽奖全文阅读杀神全文阅读贞观大闲人全文阅读极品小农场全文阅读公子风流全文阅读一品仙娇全文阅读邪医毒妃全文阅读娶一赠一,老婆别闹全文阅读无限动漫录全文阅读特种神医全文阅读盛宠庶妃全文阅读大明武夫全文阅读重生之嫡女无双全文阅读重生之财源滚滚全文阅读宠妻如令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战场合同工鸿蒙仙缘[穿书]联盟之电竞经理快穿之不当炮灰丁薇记事木叶之残火太刀我的1982余生我们不走丢吞噬星辰变恐怖轮回:百倍奖励你当像勇者翻过群山逆剑狂神学魔养成系统另类保镖:美女总裁爱上我我在豪门当夫人洪荒之原始古蛇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大佬她真不想当团宠啊恋爱技能可以打败魔王吗佛门咸鱼的苦逼日常烂柯棋缘唐朝小白领三国之巅峰召唤就这样修仙了钢铁蒸汽与火焰一刀倾情生活系游戏全世界都不知道我多强诸天大道宗剑破九天

万界圆梦收割机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万界圆梦收割机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万界圆梦收割机txt下载手机版 - 三色杯奶茶的全部小说 - 万界圆梦收割机 非凡小说移动版 - 非凡小说手机站